居老七

你好,介里是沙雕老七,叫我老七就好。
混欧美圈 漫威圈 偶尔诈尸韩圈 踏足国耽
文手加画手,其实是个鸽子王
潜水是日常,更新是诈尸
如果这样你还没有取关,谢谢你,是真爱了❤️

摸一个T仔专辑封面。

越看越喜欢他怎办。。。

天哪我居然才看到这张海报!!

对,富贵儿又出轨了。

还是一个月内连出两个的那种。

我觉得可以来一个富贵儿的床伴逐个数AU呢。

三夜未眠:

我变成单身鸽子啦。

纹印用来发文的子lo:

泥石流出版社海报新鲜出炉√

哦,对了还有一句——

——我们是攻。

真是堵心,这边老福特也发一下。

现在有些人怎么就这么酸?孤儿么?

我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绘圈里面,一个个被喊大佬的,有几个是真大佬?啊?看到那些个水平半吊子的,就跟着后面喊大佬,甚至那个人体走形的,色彩跟💩糊的一样的图也有人跟在后面喊太太,甚至还tm能约到稿?!!

然后呢?看到真·大佬了,开始不相信,开始酸,讲手速这么快肯定假的,这图还原度这么高肯定伪造的,什么扫描仪能把纸白都p白几个度啊。人家根本没留白好么?整张画满,懂么??

就不能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去画画?就看那一个个的,跟吞了整箱柠檬似的,搁哪儿酸的啊,你酸你🐴呢?

踏实的人看到水平超越自己的,第一反应会去找差距,找不足。

别一个个的像孤儿似的了,有时间自己埋头苦干吧。

我知道我就是个小透明,自己也是个渣渣,但是还是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这个,毕竟,有些孤儿的三观亟待修正。

tag打的有些多,有些乱,抱歉。

嘘,大师睡着了。




搞萨真快乐,诶嘿嘿。

【GGAD】Je manque de toi我想念你

后来,人们提起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时候,总会带上盖勒特格林德沃。

“1945年,史上最伟大的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打败了史上最强的黑巫师盖勒特格林德沃。”

邓布利多是个幽默,风趣的校长,倍受人们的敬仰。

人们称赞他的功劳,敬佩他的品格,惊叹他的魔法。

却从来不知道,在提起格林德沃的时候,邓布利多在想什么。

两人相识的故事早被世人所熟知,18岁盛夏的那个平凡山谷成了日后传说发生的地方。有两个少年曾赤脚走过青葱的草地,并排躺着看过空中的流云,共同驱赶过羊群,在那棵年迈的歪脖子树下探讨过远大的理想。

也曾经在那个幽塞晦暗的谷仓里赤裸相见。

For the greater good.

他们因此走到一起,又因此分道扬镳。

格林德沃天生就有着完美的领导能力,他富有野心,智慧与胆识过人,邓布利多深知自己被此吸引。在夜里,躺在床上,那双锐利如鹰隼的眼睛让自己久久不能入睡,脑海里又响起白天两人讨论的话题。

那双眸子如同混沌宇宙中的一丝光明,给少年邓布利多带去了无限的憧憬。在遇到格林德沃之后,邓布利多发现自己的思路从未如此清晰过,醍醐灌顶莫过于此。

两人热切的通信,交换彼此的想法,即使在夜里,两人也未曾吝啬于笔墨,为此,不知累坏了多少只猫头鹰。

未来在彼时两个少年的眼中光芒万丈,对那时的邓布利多来说,成功的蓝图从未如此清晰地呈现在眼前过。

在某个夜里,他辗转反侧,最终从床上爬起来,颤抖着笔尖,写下了一行字。

For the greater good.

FOR GG.

For Gellert Grindelwald.

邓布利多是格林德沃第一个信徒,也是他终生最狂热的信徒。

格林德沃何尝不是如此?

邓布利多的一头红发如同燎原烈火烧进格林德沃的心中,温和的蓝色眼睛不仅没有像清水一样熄灭这场大火,反而使其烧的愈发热烈。格林德沃知道,邓布利多是个睿智,温和,理性的人,但骨子里燃烧着与自己相同的狂热,他们都渴望名利,也同样向往成功。

在收到那句字迹颤抖的话之后,两人没再夜里通信过,直到分别。

再见,便是兵戎相向。

五十二年之后,格林德沃寄出了写给邓布利多的回信。

他努力回想着少年的自己会怎样给邓布利多写信,他自嘲着让邓布利多尽情笑话他,装作平淡的样子。

对于思念,他只字未提。

也许他并不想念?

在连续通了两三封信之后,格林德沃没有再鼓起勇气寄出回信。

直到邓布利多再次联系上他。

格林德沃还是那个格林德沃,字里行间的傲慢与刻薄一点儿也没减少。邓布利多几乎可以想象到他用恶狠狠的语调回忆令两人都能脸红心跳的事情。

两人断断续续通着信,邓布利多写的多些,就像年少时,两人坐在树下,格林德沃总是坐在邓布利多的身边,安静的听他畅言。

最终——哦,所有故事都得有个最终——格林德沃没再掩藏心里的想法。

他终于将刻薄的语言转向自己,他知道即将发生的一切。

他恶狠狠的祈求着,他发现即使过了几十年,面对邓布利多的离开,他依然束手无策。

当然,邓布利多没能收到这封慌乱无助的告白,高塔之下,他早已沉睡。

后来,后来格林德沃也沉睡了,在纽加蒙德的阴暗角落里。

“你们曾亲如兄弟。”

“我们曾经比亲兄弟更加亲密。”

END



参考书籍/电影:《GGAD通信集》

                    神奇动物在哪里2·格林德沃之罪






穆夏

一日时序 · 沉睡的夜晚

用玫瑰与荆棘束你于梦境,撒上流金和星辰赐你光明。





















妈呀,我果然不适合上色,水彩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就不上色,上色就毁啦!!!

梅姨×丽芙,越想越好吃啊怎办!

【叉泽(改梗)】论那个老流氓为什么搬到我家对面(续)

激情改梗第二篇,依旧来自青N(青穷×Nat),后续。。应该会有?

严重OOC,不喜勿喷。

————————分割线————————

自从Rumlow搬到Zemo的对面,Zemo就一直在解锁新的拖稿方式。Rumlow已经快要开始武力催更了。

为了催更,Rumlow甚至发挥了痴汉技能,亲朋好友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全摸清了,甚至Zemo家的大门钥匙他都复制了一把,就差直接把Zemo绑回家了。

“Zemo,你这又是何苦呢?明知道不可能拖下去的,干嘛这样呢?”

“你不懂,拖稿的乐趣。”悄咪咪的摸出来躲在Zola家打游戏的Zemo叼着一根百奇说道。

“不过。。Zemo,你真的确定躲我这儿你编辑找不到?”Zola心里有千万句mmp没处说。

“应该找不到,咱俩得有一个月没联系过了。”

正说着,门铃响了。

Zola过去开门,发现门口站着的,正是Rumlow。Zola侧过身让开,朝Zemo递了一个“自己解决”的眼神。

“Zemo。”

聚精会神打游戏的Zemo闻言一惊,吃了一半的百奇掉在了地上。他反应过来,迅速捡起来吃掉,然后朝他做了一个蜘蛛侠的手势,笑了一下。

“你看错了,这不Zemo,是托比虫。”

Rumlow眯眼看了一会儿,走过去把他旁边被踢倒的百奇罐子扶好:“行,好好玩吧。”说着便离开了。

在Zola家住了好几天的Zemo反常的没有接到Rumlow的催更消息,心里觉得不太对劲,于是乖乖的收拾收拾东西跑回了家。

对此,Zola开心的在家里转圈,乖乖,这小祖宗终于走了啊!

一开门,Zemo就感觉客厅窗口好像站了什么人,他放轻步伐,走到跟前一看,竟然是Rumlow靠在那里。

“!你怎么在这里!”

“没什么,你上次买的花快枯了,我来浇点水。”Rumlow绕开他,准备离开。

“那个,我等会儿就更新,你。。”

“嗯。”

Rumlow离开了Zemo家,Zemo看着他关上了大门。

Rumlow没再来催过,Zemo也乖乖的按时交了稿。

第二个月,临近截稿日,Rumlow却反常的没有联系Zemo,一次Zemo出门买东西,与Rumlow迎面碰上,听见他在打电话,与他点了个头打了个招呼就擦肩而过。

听内容,好像是在催另一个作者。

Zemo心里有点空空的,一连一两个月都有按时交稿。

但是Rumlow没有作任何表示,最多,就是在收到完稿时微笑一下,颔首致意。

Zemo觉得太奇怪了,但是又开不了口,于是,他决定,继续拖稿。

既然没有人催更,何乐而不为??

于是,该吃吃该喝喝,玩玩乐乐追追星,这个月的Zemo又成功的拖稿了。

今天,Zemo又跑出去玩了。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天都黑了。

这次,一开门,他又觉得家里有人。

“你还知道回来?”

“!”

是Rumlow,Zemo打开灯,发现他正靠在玄关处,抱着手臂看着他。

“不是,我,我出去玩呀,你管我。”对上Rumlow的眼神,Zemo突然心有点虚。

Rumlow看着他,一步步逼近他,直到将他逼到靠墙。

Rumlow伸出一只手,贴着Zemo的耳边扶着墙,凑到他耳边说:“是啊,出去玩,才乖乖交稿坚持几个月啊?这就忍不住了?非得有人催你?不是我说你,你真的要逼我对你动手?”

Zemo看着突然靠近的Rumlow,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你是个男的,但是现在外面有着龌龊想法的人是真不少,你又不会打架什么的,你。。”Rumlow突然停下,眯眼看着他,“。。算了,我今天来,跟你讲一声,我升职了,以后我就不带作者了,你记得要按时交稿,不是谁都能有我这个本事催你的。”

Zemo呆呆地看着他,听到这个消息,突然就有点难受,但是嘴上仍不饶人的说道:“呦,升职啦?我可终于不用受你摧残了。。”

Rumlow伸出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脖子上,大拇指抚过他的脸颊:“是啊,你可终于不用被我催更了。”

“这样我以后可就解放了啊,行啊,那你什么时候搬走?”可是这样我以后就不能故意拖稿了。。。Zemo口是心非地想着,脸上尽力的摆出满不在乎的表情。

看着故作轻松的Zemo,Rumlow叹了一口气,抱住了他,吻了一下他的耳根:“你就不能对我好好的说话。”

Zemo沉默的被他抱着。

“记得乖乖交稿,别为难新来的小编辑了,知道么?”

Rumlow放开他,又在他的嘴角落下一吻,转身挥挥手走了。

Zemo在原地回过神来,摸摸嘴角,朝着大门比了一个中指。

第二个月。

“。。。”新上任的小编辑愁眉苦脸的找到Rumlow,Zemo果不其然又拖稿了。

Rumlow无奈,来到Zemo家,摁响门铃。

Zemo打开门,满脸笑容的看着他:“你看,升职有啥用?最后你还不是得亲自来催?”

【叉泽(改梗)】论那个老流氓为什么搬到我家对面

对就是之前拉娘的青N(青穷×Nat)的梗,鉴于叉泽女孩快要饿死在坑底了,改一下就当有新粮了。

严重OOC,不喜勿喷。

————————分割线————————

作为一个编辑,Rumlow的业务能力是很强的。

至少,在遇到Zemo之前是这样的。

“Zemo,我再最后一次打电话给你,你到底更不更新?”

“Hello??你说啥??你打错了!”电话这头,Zemo拿着美国队长的海报说道。

“。。。行,你给我放下你的海报,过来给我开门。”

“啥?你咋去我家了?”闻言Zemo不动声色地放下手上的这张,拿起了手边的美国队长写真集,“我现在不在家呢。”

“不在家?行,那我算你这期天窗了。”Rumlow在Zemo的门前,低头踢着自己的鞋子,“哦对了,你追星用小号我觉得有点憋屈,回头我在超话发个头条文章吧。”

“!!!”Zemo垂死病中惊坐起,之前被催更的时候被挖出了追星小号,里面真的什么都有啊,真被暴露了可就麻烦了,毕竟自己可是见过正主的粉丝,被正主知道自己每天都在肖想着什么可咋办?现在想来Rumlow挖自己小号的时候怎么那么聪明?

“行,祝你在外面玩的开心,我先走了”

“。。。算你狠Rumlow,你等着,我马上更新!!”

“真的?”计划得逞的Rumlow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咬牙切齿的声音,满意的笑着。

“我是这样的人?”Zemo夹着手机,小心翼翼地收好桌上的所有周边,打开电脑,找出了进度为百分之一的文档,“你等着,今天我肯定给你!”

“我下午就要看到完稿发送过来。”

“。。。行!!”

“好,你慢慢写吧,祝你顺利。”说完,Rumlow好心情的转了个身,离开了Zemo家门口,徒留Zemo咬牙切齿。

“。。淦,这个愚蠢的人是怎么挖出我小号的!!”

好吧,Rumlow的业务水平依旧在线。

然而第二个月,Zemo不出所料的,又拖稿了。

“。。。”面对着一整个办公室无可奈何的编辑,Rumlow只能接下这个任务,“。。行吧,我去。”

他回了趟家,拿上几件换洗衣服,手机充电器,再次来到了Zemo家门口。

他这次没有敲门,也没有打电话,他直接撬开了Zemo的家门。

去超市买完东西的Zemo回到家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报警。

但是他弱小又无助,被迅速走过来的Rumlow夺走了手机。

Rumlow直接把他扔到电脑桌前,就差没把他捆在椅子上了。

“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用想,生活起居我照顾你,给我更新。”

“Rumlow你私闯民宅,现在还要来威胁我?我又不是彻底不更新了?!”

“更新?你一开始说三天,三天之后又三天,三天之后又三天,一个月有几个三天啊Zemo?”Rumlow一手撑着电脑桌,一手撑着椅子背,凑在Zemo的脸前,“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求求你,更了行不行?就一章,我们要求不高的。”

被吵得不耐烦的Zemo打开了电脑,开始新建文档。

“原来你到现在一个字都没动?!”

“之前不是说了写好的被我弄丢了吗!你自己不信怪我咯?!”

“。。行叭。”Rumlow无奈扶额,“你写吧,我在客厅,有事叫我。”

“Rumlow我渴!”

“Rumlow我饿!”

“Rumlow我困!”

“Rumlow我。。。”

“又怎么了?!”被烦的不行的Rumlow撑在门框上,盯着Zemo。

“。。没啥,喊着玩的。。”Zemo看了他一眼,重新对着屏幕码字。

“。。。行,算你狠。我看看你写多少了?”

“写两千了,这个月要求一万五对吧??”

“嗯。”看了看他桌上已经冷掉的水,Rumlow说道,“你平常是不是喜欢喝奶茶?”

“谁跟你说的?”

“没谁,你继续。”

半个小时之后,Rumlow拿着一杯全套奶茶进了Zemo的房间。

Zemo看上去正文思泉涌,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移动,平常看上去总是计划着什么恶作剧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认真的神情。

Rumlow走过去,把奶茶放在桌上:“怎么样?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不用,我灵感正足着呢,别给我弄忘了。”

“好,你慢慢来,时间来得及,给你买了奶茶,趁热喝。”

“。哦。”Zemo头也没抬,继续码字,Rumlow轻轻地退了出去。

第二天下午,Zemo准时交了稿,Rumlow也离开了他家。

第三个月。

准备出门跟人面基的Zemo早早的出了门,一开门就撞见了对面正在锁门的Rumlow。

“?!!!WTF?!!你怎么??!”

Rumlow转身,冲他微笑:“啊,我找到了最有效的催更方法,我搬过来了。”

看着Zemo露出震惊的表情,像一只受惊的松鼠,Rumlow心情极好的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以后就是邻居了,多指教啊,Zemo。”说着走下楼去上班了,徒留Zemo一人风中凌乱。

“WHAT THE FUCK?!!!”